“房改先驱”孟晓苏:40年改革开放让人看到希望,房改要深化

发布时间:2018-11-23浏览次数:134

改革开放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孟晓苏就是其中之一。


恢复高考下他考取了大学,后又进入国家机关,上世纪80年代那几场激动人心的改革他都亲自参与和近距离观察,包括市场经济改革、农村承包制改革和股份制改革。后来他又亲手推动了1998年的住房制度改革,这些改革使人们看到了力量与希望。




中房报记者 马琳 熊鑫蔚丨北京报道


“那年我28岁,已触碰到了年龄线,本以为不能参加高考,没想到考中了。上了大学才知道,我不是最大的,班上还有32岁的,有的人的孩子都已经很大了。我在班上排行老七。”过往,总是令孟晓苏追忆。


1977年12月,28岁的孟晓苏考入了北京大学,他的人生有了新起点。而在这些学子的背后,一个时代也正在拉开着序幕。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宣布中国进入到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一个令人感到澎湃与欣喜的时代即将呼啸而来。“团结起来 振兴中华”成为北京大学学生们高喊的口号。


1982年孟晓苏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中南海,在中央机关工作,上世纪80年代那几场激动人心的改革他都亲自参与和近距离观察,包括市场经济改革、农村承包制改革和股份制改革。后来他又亲手推动了1998年的住房制度改革,“这些改革使人们看到了力量与希望” 。


40年间时空转化,中国从贫穷、落后跃升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GDP年均增幅为9.5%,“在改革开放初期,没有人会想到后来会发展得这么快,是40年的奋斗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孟晓苏说。


40年间我们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但40年积累的深刻问题也在显现,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以来,思想、经济、社会层面的问题凸显。对于这些问题,孟晓苏表示“要深入分析背后的原因,并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式去处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深化改革,才能继续发展。”


比如在房地产在发展过程中,是不是应该坚持市场化方向,不应再走回计划经济的道路?如果是的话,现在的一些“限购”“限价”措施是不是违反了市场经济规则?同时,在房地产领域的改革要加快。


他还说,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人民的需求是什么?包括“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农民要进城,城里的人要出去。我们要想办法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而不是要阻止他们的追求。


最近,我们就40年改革开放以及房地产行业的发展采访了原国家房改课题组组长、中房集团公司前董事长孟晓苏。


━━━━

只有深化改革,才能有未来


1984年万里副总理在青岛市确定“引黄济青”方案

(万里身后是秘书孟晓苏)


中国房地产报: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您是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的一位地产专家,今天,我们想复盘和思考国家发展大潮中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之间的关系,您是我们采访的重量人物。个人能参与到时代的宏大叙事之中,是你们这一代人的幸事。对40年改革开放,从国家到商业、到个人都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您有哪些心里话和要重点说的话,请分享。


孟晓苏:改革开放初期,我正好在大学里,是77级入学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北京大学毕业后就到中南海工作,随后担任万里同志秘书,在担任全国人大秘书局副局长期间,主要服务于万里委员长和习仲勋第一副委员长。上世纪80年代那些激动人心的改革,我都有幸亲身参与和近距离观察决策过程,包括市场经济改革、农村承包制改革和股份制改革。这些改革使人们把握住中国发展的方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前,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一批中国共产党人,面对刚刚走出文革阴霾的中国经济,勇敢迈出了改革开放的步伐。而万里同志和习仲勋同志就是改革开放的领导人、先锋和闯将。中央在90年代初确认:“改革从安徽开始、开放从广东开始”。改革从安徽开始,就是从万里同志开始;开放从广东开始,就是从习仲勋同志开始。


先说改革的起源。1977年,万里同志到安徽担任省委第一书记,当时安徽农村非常贫困,农民吃穿极其匮乏,有的甚至结队外出讨饭。建国那么多年,农村生产与农民生活却停滞在非常低的水平,这是人民公社旧体制造成的灾难。万里同志带领安徽省委,从支持农民“借地度荒”、“责任到人”,到实行“大包干”的联产承包制,逐渐走出农村改革的成功道路。随后这一改革从安徽推广到全国。邓小平同志说:“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改革是从安徽开始的,万里同志是立下功劳的”。


再说对外开放的起源。1978年,习仲勋同志主政广东,后来担任广东省第一书记和省长。当时他带领省委提出,要利用广东的地缘和人脉优势,率先推行对外开放。邓小平同志肯定了这个意见,并之称为“经济特区”。随后设立的深圳、珠海、汕头与厦门等四个经济特区,三个在广东。所以说,开放从广东开始,就是从习仲勋同志开始。


今天我们吃水不忘掘井人,要感恩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改革开放领导人。我作为当年改革的参与者,最了解历史的真实,作为当年在万里、习仲勋同志身边工作的秘书局副局长,最有责任讲出这句话。在中国改革开放中虽然有过阻力、摩擦及思想层面的反复,但历尽艰难一直走到了今天。经过40年的发展,按照可比价格计算,我国GDP平均每年增速达到9.5%。在改革开放初期没有人会想到能发展得这么快。当时提出的目标是保4%争5%,有的领导同志说应该是7%至8%,就被批评为冒进。但没想到40年改革开放创造出的是年均9.5%的速度,真的是令人振奋,也足以告慰当年的老领导。


温故可以知新。在国家经济与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应该知道必须坚持什么,什么是正确的道路。4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市场经济,才能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1980年7月北京大学学生会干部合影

(左二是李克强,右一是孟晓苏)


中国房地产报:从这个过程来看,中国做对了什么?你们这一代人做对了什么?


孟晓苏:改革开放之初,正是我们在北大校园喊响“团结起来 振兴中华”之时,那时国家经济衰微破败,我们觉得振兴中华的责任就在我们身上,大多数学生想的是,如何通过自身的努力让国家加快发展和走向强盛,是一种家国情怀。


今天回首往事,我们40年光阴没有虚度。40年后的今天,我们的国家富裕强大,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外贸进出口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这在当年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是全国人民用40年的奋斗改变了中国的面貌。


中国房地产报:1992年,88岁高龄的邓小平在南巡时提到“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您当时是怎么样的人生状态?对于改革,和现在的认知是否有所不同?


孟晓苏:上世纪90年代初期,邓小平为什么要以88岁高龄去南巡?原因是在改革开放中出现了倒退的现象,有人借此批判市场经济改革。在1990年至1991年间,思想理论层面非常混乱。我那时发表的文章提出“坚持经济体制改革的市场取向”,被权威报刊批判为“分明要走资本主义道路”。邓小平发表南巡谈话后,整个社会思想开始转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得到普遍认同。在遭受责难时我对改革的认知没有动摇,反而愈加坚定,我知道中国要富强,就只能走市场经济之路。


中国房地产报:这40年不管是国家、社会还是个人都发生了剧变,经济上我们GDP进入全球第二,向世界证明了我们自己,您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主体,又是一个关心社会和个体的企业家,现在,虽然主要矛盾转化了,但前路并非坦途,人们时而迷茫。你有什么样的思考和意见?


孟晓苏:改革开放初期,有人借“反对经济领域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要改变农村承包制等正确政策。这以后也出现过多次思想上的反复。直到今天我们也能看到,党的基本路线虽然已经确定,但在改革进程中经常会出现一些迷茫。改革开放就在这种前行与倒退的纠葛中艰难行进着。


人们对于改革发展的认识并不都是清晰的,有些时候甚至是将本来清晰的政策变成不清晰。比如房地产在发展过程中,应该坚持市场化方向,而不要再走回计划经济的道路。现在一些地方把“限购”“限价”政策不断升级,就是违反市场经济要求的措施。


在以往发展中还能容忍的问题,因中美贸易摩擦被充分暴露出来了。最近我们明显看到股市信心危机、汇市信心危机、企业家信心危机。但唯独中国楼市信心坚挺。虽然目前房地产市场处于低迷阶段,但只要去除“限购”措施,居民购房意愿还是旺盛的。楼市是中美经济争执中我方的一条重要防线,千万不要试图自我摧毁这条防线。楼市在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中是经济稳定压舱石,也是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有很多记忆被人们淡忘了。当年房改的目的就是要把商品化与市场经济引入到住房建设与分配领域。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不忘初心。


━━━━

平稳发展是房地产发展过程中的要务


中国房地产报:40年时间长河里您亲自参与和推动了商业经济社会发展,您觉得房地产企业家应该重新思考些什么样的问题,让灵魂跟上脚步,而不只是野蛮搞规模?把一个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好行业推向人民公敌的倾向应该警惕,我们想听您的思考和谏言。


孟晓苏:这是社会上的一种不同的认识。


实际上,从1998年房改到2003年间,通过发展房地产业,并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使整个国民经济恢复了活力。那时主管部门提到房地产可不像现在这样“火冒三丈”,而是非常小心地呵护着房地产业,到处讲房地产业的好话。那是房改以后,主导产业带动了国家的经济,带动了诸多产业后所应得的赞许。


但在这时也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将自己应当建设保障房、廉租房的责任给忘了。当年的房改方案已经提出了住房双轨制,即由市场提供商品房,由政府提供保障房。我们认为在社会发展与经济发展中,不可能没有低收入者,无论何时何地政府都要重点照顾好这部分人群的居住问题。靠什么照顾呢?主要是靠政府的地价与财政收入。


按照双轨制设计,税收和土地出让金都掌握在政府的手中,可以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建设保障房,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居住权。比如在新加坡就有“组屋”与商品房共存;在我国香港也有居屋与商档高品房并存。但在那时被人忘记了,十多年不建保障房。2010年李克强同志带着辽宁棚户区改造的经验进入国务院后,才在全国展开了保障房的建设。


那时因为缺乏保障房,当低收入无房家庭发出抱怨时,舆论便被引导将矛头指向开发商,试图把房地产开发商形象“妖魔化”,其实提供保障房是政府的责任。我认为房地产企业形象并不差,公道自在人心,不少房地产企业家很受人尊重。这些年人们对于房地产业逐渐有了正确认识,它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是拉动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和先导产业。


中国房地产报:以您的经历、实践,您认为市场经济和房地产图景最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的房地产行业要如何发展才会更好?如何管理它使我们的经济与社会更好?


孟晓苏:中央已经明确提出,要建立房地产市场长效发展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过去因为调控,导致出现了每三年一个小周期现象,导致市场不断出现反复。它的特点是一年涨两年压,其节奏就像“三步舞”的节奏“蹦擦擦”。从2006年开始至今已经出现四个“蹦擦擦”了。我们不需要这种小周期的调控,需要的是产业平稳健康发展。


我们要维护市场经济的发展,就要在完善市场经济方面想办法。从土地供应方面来看,我们现在的土地供应量足够吗?现在主要城市的规模都很小,北京、上海的城市建成区面积也很小,还要求在上海这种土地昂贵的城市进行耕地保护、在北京这种严重缺水的城市拿南水北调的水种庄稼。再看看东京都市圈,它的建成区面积几乎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与重庆的建成区面积之和。


再一个问题是在城市建成区中用于建住宅的土地更少。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土地用于工业可以有长期收税,住宅用地只能卖一次,所以出现了工业地泛滥,限制了住宅用地。在国外城市土地中,用于建设住宅的比例一般在20%至25%,东京和纽约等特大城市的比例更高,我们现在只是10%。不过最近已经有说法了,一些有经验的城市管理者提出了新要求,主管部门可能会加大住宅供地比例。这些问题都要从供应侧改革上想办法。


此外,限制住房建设与销售也是不对的,我们毕竟要走的是市场经济的道路。房改20年后我们看到,有些政策的初衷被违背了,借着调控之名要回归到房改之前的管控方式上。目前有的城市房屋定价权已被拿到政府手中。问题是你能管得住吗?管不住市场就会出现反弹式上涨。现实的例子就是2016年,在政府严厉管控两年之后,出现全国性房价上涨,一年里上海房价上涨了45.5%,北京上涨了35.2%,深圳、厦门、南京、合肥等城市都涨了50%以上。三年不上涨、一涨顶三年。再反思一下付出很大行政成本的“调控”,是不是没有什么成果与必要呢?


说到底,我们要保持房地产业平稳发展,这应是房地产政策的出发点与初衷。


━━━━

房地产开发这个群体我都很敬重


1993年孟晓苏总经理在中房公司住宅小区项目

奠基仪式上讲话


中国房地产报:您最敬重的公司是谁(不限于国内、不限于房地产)?为什么?


孟晓苏:是一个群体,整个房地产开发企业群体我都很敬重。我曾经写过一首诗——《献给我的开发商兄弟》,赞颂了这批当年在房改之初把国民经济从低迷拉出来,逐渐走向快速发展的这个企业家群体,他们是很有贡献的群体。


孟晓苏:企业家本质就是创新。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曾指出:“企业家就是经济发展的带头人,但一个人在几十年的活动生涯中不可能总是企业家,除非他不断创新”。处在推动创新过程中的人才是企业家,否则就不是企业家,可以叫企业主、投资人。


━━━━

对于百姓的需求要满足而不是阻止



中国房地产报:现在青年对房子很焦虑,您也是从青年走过来,您最想对他们说什么?


孟晓苏:我是政府建设廉租房的最早建议人与推动者。对于年青人来说,需要提供租房的条件,政府和市场都要有作为;年青人生活稳定下来后,如果愿意去买房,也要尊重他们的选择,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他们。比如贷款条件要更加有利于年青人买房。


中国房地产报:对于未来,很多人很焦虑甚至恐惧。如果改革开放再进行40年,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可能会更美好。对未来您有焦虑么?对未来的美好呢,怎么想的和做的?


孟晓苏:我在个人方面没有焦虑,主要是对经济发展不时动荡产生焦虑;看到了20年前的房改思路被人曲解,产生焦虑。主要问题不在于企业而是在主管部门。我们的主管部门能不能重读一下房改方案的最初设计,我们要走的是双轨制,由政府提供保障房,由市场提供商品房。现在,这样的设计也写入到了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去,提出“以市场为主满足多方面需求,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住房保障”。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想调控者应该明白要做什么?是要更多地想办法解决社会保障问题。


现在中央再三强调租售并举,在租售并举方面能不能更多地推动租赁房入市?共有产权房是否能允许用于租赁?还有农地流转,现在已经允许集体建设用地用于建设租赁性住房,能不能真正动员市场力量来建设?如何让投资机构既能进入也能退出?我看在这些方面考虑得太少,在防止城里人出城居住方面,管得太多了。


我认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是明确的。不适应人民群众需求、或者想人为造出一个新需求,不一定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人民群众的需求是什么?是“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农村百姓要进城,城里的居民要出去。对于人民群众的这些美好生活追求,我们要尽力满足,而不是要下力气阻止。



                    献给开发商兄弟

                           孟晓苏

是谁身披黎明的晨曦?

是谁挖去荒野的污泥?

是谁唤醒沉睡的大地?

是谁奏响开发的乐曲?

规划图饱含你的心血,

房产证沾上你的汗滴。

千百栋楼宇在呼唤——

是你,

我的开发商兄弟!


是谁推倒残败的废墟?

是谁劈开郊野的荆棘?

是谁围起园区的绿篱?

是谁建起成片的楼宇?

石阶上有你踏出的脚印。

树根上有你栽种的痕迹,

千万片绿叶在回答——

是你,

我的开发商兄弟!


过去,是那蜗居的记忆,

那时的中国,没有你。

福利分房的光环下,

上演着几代同室的悲剧。

安得广厦的吟诵声,

掩不住身居陋室的苦凄。

蜷居在斗室中的,是我、是你,

是我们的父老兄弟!


那是一九八零年春季,

改革惊雷在长空响起!

伴随着春天的故事,

是总设计师洪钟般的话语:

“住房可以交易,付款可以分期,

这个重要的产业部门,

将扩大就业,带动经济”。

从此彷徨的中国,

走向有特色的社会主义。

从此亿万人民心中,

燃起了安居的希冀!


三十年多前的那时起,

建设者行列中,有了你!

你在坎坷中迈步,

你从荒芜中崛起。

组织起综合开发大军,

高举起住房商品化大旗。

你背负着人民的重托,

你经受着市场的洗礼。

一手挽起规划设计专家,

一手挽起农民工兄弟。

由你统领的建设者大军,

有改天换地的力量无比!


在这三十多年时间里,

发展的中国,多亏有你。

你铺开描绘理想的蓝图,

你燃起城市建设的火炬。

一张图纸、一片工地,

一方小区、一场战役。

开拓者施展神奇的魔力,

让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

一位建设者前辈告诉我:

“你从飞机上看下去,看下去,

能看到的,都是我们开发者的业绩!


今天,三十多年已经过去,

广阔的国土已遍地新居。

巨大的楼盘,高耸的楼宇,

湖水闪银光,花园泛新绿。

开发者的耕耘让大地充满生机,

创造就业让劳动者富足欣喜。

房产的价值在节节升高,

财富增值让人民尊严富裕……

三十多年书写下历史的传奇,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让我们掩上成就的史籍,

时代正奏响前行的乐曲。

人民盼幸福,百姓要安居,

农民进城的潮水奔流不息。

经济发展的炉火烧得正旺,

燃起内需市场的更大动力。


好啊,我的开发商兄弟!

美好未来要靠你开拓进取。

“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过上更好美生活是人民的期许!


来吧,伸出奉献的手臂,

给社会送上更多幸福和惊喜。

来吧,铺开宏伟的蓝图,

把瑰丽花朵洒满祖国大地。

让我们唱起深情的颂歌,

献给你——

我的开发商兄弟!

让我们奉上崇高的敬意,

献给你——

共和国功勋卓著的建设者群体!